芒格:“所有聰明的投資都是價值投資”

芒格:“所有聰明的投資都是價值投資”

在全球投資界,巴菲特和芒格(圖左)是一對傳奇組合。他們不僅價值觀相似,在極度專注、同時又在某些方面心不在焉的特質上,也不分伯仲。圖/視覺中國

《財經》特約作者 傅喻 | 文 發自美國奧馬哈


2018年4月,經過半年思考,我給沃倫·巴菲特的老搭檔、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董事會副主席查理·芒格(Charlie Thomas Munger)寫了一封信,希望94歲高齡的他能夠再度接受我專訪。

早在三年前,我曾經和芒格的助理商量過這個想法,但他助理認為,採訪拍攝有諸多不便,雖然每年5月芒格都會出現在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股東大會上,和巴菲特一起回答提問,但他畢竟是90多歲的老人,更希望安靜而規律地生活。我對此十分理解。

相比之下,人們對芒格的關注度就沒有那麼高,當時中國人不太知道芒格的影響力以及他對巴菲特的重要意義。按巴菲特的說法,正是芒格扭轉了巴菲特早期過於關注便宜價格的選股思路,幫助巴菲特意識到,“價格公道的偉大企業比股價超低的普通企業好”。

巴菲特曾說:“芒格用思想力量,拓展了我的事業,讓我以非同尋常的速度,從猩猩進化到人類,否則我會比現在貧窮得多。”

認識芒格是在2011年,我去美國奧馬哈參加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股東大會。在巴菲特舉辦的親友午宴上,他很早就到了,據說他赴約經常早到20分鐘以上,處事嚴謹認真。

芒格:“所有聰明的投資都是價值投資”

同時,他又有著在外人看來漫不經心的一面。巴菲特就說過不少芒格的軼聞。有一年他們一起參加完所羅門兄弟公司的董事會,出來後站在路邊討論會談結果,聊了一會兒,巴菲特突然發現自己在自言自語,趕緊尋找芒格,遠遠看著他上了一輛出租車。巴菲特回憶這一段的時候說:“我以為我們還在交談,他就這樣走了,沒有道別,什麼都沒有。”

還有一次,他們倆在一輛車上談事,恰巧在一個十字路口,當時在開車的芒格停下來,投入地闡釋自己的看法,紅綠燈換了幾次, 後面的車不斷按喇叭,芒格也完全聽不到。這些畫面,讓人很難把芒格是一位出色的律師聯繫在一起。

有趣的是,巴菲特對周圍事物的關注有時也挺馬大哈。他的女兒蘇珊講過,有一次,他從樓上跑下來,一臉認真地問書房裡的綠色壁紙哪去了,其實家裡幾年前重新裝修,壁紙早就換掉了。

在全球投資界,巴菲特和芒格是一對傳奇組合。他們不僅價值觀相似,在極度專注、同時又在某些方面心不在焉的特質上,也不分伯仲。

芒格博覽群書,提倡逆向思維。他說,要明白人生如何獲得幸福,就得懂得人生如何變得痛苦;要理解企業如何走向強大,就得研究企業如何步入衰亡; 他提出“多元思維模型”,告誡投資者應該掌握人文社科及理工等各門類的分析方法,綜合應用不同學科的多元思維方式,研究商業投資領域的重要問題。

他閱讀興趣廣泛,比如有一次在朋友聚會上,他談起一種無毛鼠是否雌雄同體的生物話題,滔滔不絕地討論了一兩個小時。芒格的知識系統龐雜而精細,又遵循著極簡的思考基石。他曾說:“只要做好準備,在人生中抓住幾個機會,迅速地採取適當的行動,去做簡單而合乎邏輯的事情,這輩子的財富就會得到極大地增長。這種機會極少,他們通常會落在不斷尋找和等待,充滿求知慾而又熱衷於對各種不同的可能性做出分析的人頭上。”

我尊重並喜歡芒格,期待和他多交流,不僅因為他博學睿智,更因為他不加修飾的個性,以及那種上年紀的人身上少見的活潑生動。

有一次在午宴上,我和他閒聊:您覺得這個世界真實嗎,有時它也許就是一場幻象……我話音剛落,他立刻用力敲著餐桌,睜大眼睛反問:這張桌子不是真實的?你看周圍這一切不是真實的?他的助理過來問一個事,他才被打斷,但他認真迴應的表情、迅速投入的狀態和果斷直接的方式,令我印象深刻。後來在股東大會上,看到他對不同觀點的反駁,有時毫不留情的批評,我就會想,這就是芒格,有一顆年輕率真、毫不退讓的心。

我和他接觸並不頻繁,對他更深入的理解,主要是通過他周圍的人,讀他的書。去年我重讀他的《窮查理寶典》,這是一本禮品精裝版,厚重得拿著費勁,使我不能夠隨時隨地、以隨意的姿勢打開它,我只能在家的時候,把它放在書桌上,恭敬地翻閱。越讀越讓我強烈感受到,這本書值得出這樣的精裝版,想象一下讀者端坐桌前,和一位可敬的智者交流的場景,這應該能讓讀者更好地體會他所講述的經驗與智慧。

重讀這本書,我更深切地體會到,他這樣的老派紳士對於名聲的珍惜,對於誠實的呵護,對於做人的體面和原則的堅守。這些操守和準則,其實與中國文化傳統相通,就是華夏祖先推崇的君子之道,雖然在當今中國,這些傳統式微,少有人具備堪稱君子的言行,而那樣美好的境界依然令人心嚮往之。


今年初我給芒格寫信,談到我對《窮查理寶典》的讀後感:衡量的成功標準不應當僅僅囿於金錢或名聲。作為一名媒體人,我希望傳播有價值的事,是讓人們看到成功者背後的真實素質,而其中最本質的,是做到誠實和公平,而這一點,又恰恰是難以長期保持的。

我在信中提到了芒格早期的合作伙伴瑞克·格倫,瑞克有一次急需資金去做另一項投資,所以想把一半的合夥股權賣給芒格,芒格讓瑞克開個價,瑞克說13萬美元,芒格回答:“不行,23萬美元才對。”芒格說:“我是對的,你很聰明,遲早你將會明白我是對的。”還有一次,瑞克和芒格收購一家企業,有兩個老太太持有這家企業的債券,他們原本可能以遠低於債券面值的價格收購這些債券,芒格卻按照面值給了她們錢。

芒格是價值投資大師,他懂得如何討價還價,擅長低價購進股票或併購公司,同時,他決不會佔合夥人和兩個老人家的便宜。

芒格以價值投資而聞名,而他獨特的思維體系啟發了無數人,他的“多元思維模型”和反向思考邏輯廣受推崇。但我最希望和他聊的,卻是在這些深入洞察和獨立思考之上,老查理一直在堅守和踐行的誠實、勤奮等樸素的做人之道。

不久,芒格回覆說他願意做這次採訪。他的助理告訴我,因年事已高,在伯克希爾哈撒韋股東大會期間,他除了按慣例和巴菲特一起接受CNBC專訪,已經很多年不接受其他視頻媒體採訪了,希望我們讓他坐得舒服自在。芒格在奧馬哈入住的酒店裡,有一把“查理的椅子”,看起來舒適又老派,同事們特意把這把椅子搬到採訪間給芒格使用。

助理的叮囑,讓我們理解他畢竟是一位94歲的老人了,然而也正因為如此,當查理面對問題以縝密的邏輯侃侃而談時,更令人感受到他的睿智與力量。

這是時隔八年後,芒格再次面對中國媒體做專訪,20分鐘的訪談時間裡,我沒有就某個主題做追問,而是儘可能多涉及一些話題,即便隻言片語的回答,卻值得深思和挖掘。期待這期節目能啟發或激發更多的人走進這位智慧老人精神世界,理解他為這個世界帶來的真正的財富,正如《喻見》的初心:看遙遠世界裡,那個真實的人。

何為成功?取決於他想要什麼?


傅喻:查理,很開心您接受我的採訪。

芒格:我也很高興,你知道奧馬哈是我的家鄉,我在這裡長大的。

傅喻:這些天您都在忙些什麼?

芒格:忙伯克希爾的事,也有我自己的事。我快95歲了,但也忙得出奇。

傅喻:最近有沒有什麼新書推薦給我們嗎?

芒格:我讀新書,也讀舊書。我正在讀《自由落體: 自由市場以及全球經濟的沉沒》,是美國經濟學家斯蒂格利茨寫的。我為什麼要拿起一本2009年的書來讀呢,因為斯蒂格利茨是一個聰明的人,我原本想把它作為睡前讀物,我從他那裡學習了好些東西。

傅喻:來這裡之前,我又讀了一遍您寫的《窮查理寶典》,比第一次閱讀更受益。這本書在中國很受歡迎。

芒格:這本書在中國賣得比美國好。當然啦,中國人比美國人多。

傅喻:我知道很多人是真喜歡。說到書,市面上關於成功學的書和講座很多,名和利通常被視作成功的衡量標準,在您眼裡成功是怎麼樣的?

芒格:每個人的成功都取決於他想要什麼,中國人和美國人都希望成功。人們希望照顧自己的家人、成為值得尊敬的人。此外,他們也希望成為聰明和正派的人。在中國,這可以追朔到儒家文化。我也是為數不多的、兩次通讀過孔子著作的西方人之一。我喜歡孔子,他不想僅僅為了賺錢(而生活),他想知道這個世界是如何運作的,如何更好地發揮作用,他是一個文明、謙虛、善良的人。

傅喻:您可以說是很成功的人,有什麼成就讓您感到尤其驕傲?

芒格:我為伯克希爾公司這麼長時間的表現感到自豪,伯克希爾表現得如此可信,沒有醜聞,這非常重要。我們經歷過經濟衰退、戰爭等各種事情,但我們一往無前。

其中一個秘密是,一個名叫吉普林的英國詩人曾說過,當你失去所有的時候,一定要保持頭腦清醒,如此才能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這是我的想法,也是巴菲特的想法。

如果你對知識、性格和習慣有著堅定的秉持,當其他人發瘋時,你不會。在任何一個現代化的時期,所有的銀行家可能會瘋狂,投資銀行家可能會瘋狂,學生活動家可能會瘋狂,如果你能保持頭腦清醒,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當然,這種思想也可以追溯到孔子。

蘋果公司變了還是伯克希爾變了?

傅喻:五年前您曾表示,蘋果公司並不符合伯克希爾的投資標準。然而從2017年開始,伯克希爾一直在大幅增持蘋果股票。今年一季度,伯克希爾增持蘋果股份至5%左右,成了蘋果公司的第二大股東。

芒格:是的,以前我們從來沒有投資過高科技產品,但現在有一個例外 。

傅喻:我想知道,是蘋果公司變了,還是伯克希爾變了?

芒格:這些公司的股票價格越來越高,但與其他類似的股票相比,蘋果股票的價格並不那麼昂貴。而且它越來越具有延展性,就像某類電子消費品。沃倫說過,相比計算機軟件,他更理解電子消費品,他認為蘋果更多的是電子消費產品,無論怎麼說,蘋果很強。

傅喻:伯克希爾是不得不、還是主動擁抱數字商業時代?

芒格:在Geico(注:伯克希爾持有的一家保險公司),我們總是把互聯網視作消費者,儘管我們從未投資過互聯網公司,這家公司通過互聯網賺了數十億美元,我們更多的是通過使用互聯網來獲得優勢。

好市多(Costco,美國最大的連鎖會員制倉儲量販店)使用互聯網就更多。我們一直使用互聯網,但從來沒有投資過它,因為我們覺得沒有優勢,沃倫和我都不是高科技類型的投資者。

傅喻:伯克希爾的資產負債情況看上去很強勁,你們有超過1000億美元的現金,是很難找到估值合理的好公司,還是為了流動性安全?

芒格:我們持有這些現金,只是因為找不到其他價格更有吸引力的東西,所以就逐漸累積起來了。我們不會努力追求這些現金的高收益,只把它們當作短期項目的寶藏。

傅喻:能不能用您的闡釋,讓普通人理解什麼是價值投資?

芒格:價值投資是獲得比你付出更多的東西。因此,每一筆聰明的投資都是一項價值投資,因為它的內在價值超過了你支付的價格。

有些人只會在破產公司尋找有價值的投資,他們想要重組它們或其他東西,其他人在小公司尋找價值,但對有的人來說,公司太小甚至不願意看一眼。

隨著時間推移,伯克希爾越來越多地尋找那些價值超過其銷售價值的公司, 這些公司在未來將會非常出色。

傅喻:您曾經說過,投資者的首要任務是控制風險,為達到這個目的,需要遵循什麼原則?

芒格:沃倫和我花了一生的時間去做我們正在做的事情,我們遇到了一些很好或不好的經歷,我們也一直在學到一些東西。 其中很重要的就是迅速說“不”,有一大類我們不想花精力的事兒,也有我們非常專心學習的東西,比如蘋果。

為什麼看好中國經濟?


傅喻:您對中國經濟發展一直很樂觀,為什麼看好中國的發展前景?

芒格:因為中國醒目的表現。沒有哪個國家像中國那樣,經濟發展如此迅速,世界歷史上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這可不是從富裕國家借錢發展,而是在收入很低的時候,就把大部分積攢下來,即使很窮,也會精明投資,努力工作,一步步從技能提升到經濟躍升。我很欣賞這一切,這是嚴於律己、智慧和慷慨。可以想象,如果你現在是中國公民,生活會有多好。

傅喻:伯克希爾九年前就投資了中國企業比亞迪,但從那以後,伯克希爾並沒有對中國公司進行更多投資,這是什麼原因?

芒格:我們也只是在歐洲買了一家公司,我們並不是在什麼地方都買公司,其實是很少的。伯克希爾很龐大,但是如果你計算公司的主要併購,50年下來平均每兩年才會有一次大併購,要做到這一點並不容易,這需要時間。而且我們看不到更多中國人想賣掉公司。他們在建立自己公司,非常有雄心,他們可能最不想做的就是賣掉自己的公司。

傅喻:是嗎?其實有不少中國公司樂見伯克希爾哈撒韋對他們進行投資,看看有多少中國人來參加你們的股東大會,最近幾年越來越多,他們非常感興趣。

芒格:那倒是,很多中國公司希望我們成為少數股權投資者,我們也願意。那是很可能發生的。

傅喻:今天中國是一個競爭激勵的社會,年輕人大多扛著巨大壓力,您對中國年輕人有什麼建議?

芒格:我的建議是保持競爭力,盡力而為。美國人開玩笑時,把中國的母親稱為“虎媽”,因為她們壓迫著小孩子彈鋼琴,並且得到所有“A”成績。

如果我是中國人,我不會停止這樣做,這是中國文化的一種力量,你不會想象一些西雅圖人可以這樣做。躺在沙灘上的,不太會像是中國人。我不認為那很理想,一輩子都躺在沙灘上有什麼好處?我喜歡中國人的競爭力,行之有效,要不然你們怎麼樣讓一群貧困人口脫貧,沒有勤勞和自我奉獻,沒有強大的競爭力,中國不會變得繁榮。

善於從其他人的麻煩中學習

傅喻:您一直在努力工作,經歷坎坷。從雜貨店的小夥計到您現在的成就,這些經歷怎樣塑造了您?

芒格:如果你活了很長時間,就像任何一個94歲的男人一樣,已經看到了沮喪、戰爭、恐慌和麻煩,你要學會未雨綢繆,化危機為轉機。而其他人在這種時候卻感到恐懼或無所適從。

保持長時間記憶是很有幫助的,如果你沒有真正的經歷或記憶,就應該找到一個替代方式,比如從別人的經驗中學習,從別人的麻煩中學習,比從自己的麻煩中學習要便宜得多。

傅喻:這是不是您非常謹慎的原因,包括面對投資機會的時候?

芒格:不是的,這是我大量閱讀的原因。因為我想盡可能從其他人的麻煩中學習,而不是從我自己的麻煩中學習。

傅喻:有什麼事是您後悔沒去做的?

芒格:我們當然有遺憾。我曾經做過一個決策,但是我真希望當時沒那樣做。如果我當時做了正確的選擇,今天的情形會更好。那已經不重要了,只是我一直記得那個愚蠢的錯誤。我原本應該投資那項業務,雖然沒有損失資金,但是錯過一次絕佳投資機會,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是一家石油公司。如果我沒有犯錯就會變得更富有,我在年輕時告吹了這樣一個大好機會,但每個人都是這樣的,這就是生活的一部分。

傅喻:您的遺憾是不是也包括幾年前錯過了亞馬遜?

芒格:亞馬遜非常獨特,在美國沒有其他人會像貝索斯一樣,他真的很奇特,非常有才華,非常大膽,並且很努力。因為他非常奇特,所以我當然會錯過這樣的事情。我們是平凡的人。

傅喻:您曾公開批評比特幣的投機本質,認為“看起來很愚蠢”。也有人認為比特幣有合理之處。任何全新事物在開始時都可能被認為是不合理的。比特幣有那麼糟糕嗎,完全沒有意義?

芒格:有些新事物真的是非常愚蠢的投機,比如比特幣,將會有一個非常糟糕的結局。僅僅因為人們賭博才這樣做,這並不意味著比特幣對他們或對國家有好處。某些中國人總是善於抓住瘋狂的投機。

我非常敬佩中國現在的領導者,他處理得非常好。

不賺最後一美元:

不會得到更少,而會得到更多

傅喻:您用實際行動讓人們看到了一種絕佳人生價值,包括您多年來為社會所做的慈善捐贈。對於普通人來說,在取得成就或者影響力之前,他們需要怎樣做才能使社會受益?

芒格:我舉一個例子。約翰D.洛克菲勒是有史以來最富有的美國人。他做慈善的歷史悠久,他做的一些慈善事業是美國曆史上最有效的。他完全改變了整個醫學院校,他當時投資5000萬美元就使得美國醫學現代化,他是一個神話般的慈善捐助人。

他創造了像洛克菲勒基金會和各種非常重要的組織。但真正有趣的是,當洛克菲勒每週只賺5美元的時候,就會把20美分送給慈善機構,他在年輕的時候就開始做慈善這件事, 並一直堅持這樣做。

所以當他擁有巨大資源時,他做了更多。但他還是窮人時,每個星期或每個月就會捐出大筆資金,所以你應該從貧窮的時候開始。

傅喻:要成為別人的朋友, 必須具備的重要素質是什麼?

芒格:很簡單,如果你想被別人信任併成為朋友,那麼在打交道時,就要有可靠和友善的態度。你也可以採取不同的方法,比如非常敵對,通過觀察角色,為自己儘可能多地獲得利益,就好像你試圖擊敗一個人,或者說像下圍棋一樣。

或者可以試著找出一些方法,讓你們倆一起領先,建立雙贏關係,這在一生中是最有成效的。這是中國可以從美國學到的一些東西。

中國人非常有才華,勤勞努力,積極進取,他們傾向於在遊戲規則之上爭取一切,這是骨子裡的文化,就像下圍棋一樣。

你應該讓供應商和顧客更加愛你,你應當對獲得最後一美元不感興趣。如果你這樣做,不會得到更少,而會得到更多。

傅喻:關於企業社會責任,企業是社會的基本構成,除了賺錢,還應該怎麼樣實現價值,服務社會?

芒格:公司讓社會受益的最佳方式,就是通過你的工作來實現。試想一下,當你的親人在飛機上,飛機發動機不會失效是多麼重要,你在超市購買的東西,要確保它們不會傷害你。

我認為,一家經營良好的公司比一家慈善基金會更好,因為前者更重要。一家公司的首要職責就是使其產品和服務更加卓越,這是一件高尚的事情。這也會讓你變得更加富有,你也有責任將財富交給社會,這是一個非常純粹的社會精神。

這樣做對你能有多大不同呢,你不能只把錢花在自己身上。我曾經有一個說法,人們會說老查理最後留下了多少錢,我打賭他們會說:“他把全部都留下了。”

傅喻:我很感動,謝謝查理!這真是一次愉悅又受益匪淺的談話,期待下次!

芒格:好,我也很高興!

(作者為喻見傳媒創始人,基於視頻採訪文字整理)


分享到: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