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不來一場精緻野餐,我就要被開除中產籍了

新週刊

《新週刊》創刊於1996年8月18日,由南方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主管、主辦,以“中國最新銳的生活方式週刊”為定位,推出過一系列極具影響力的專題報道,是中國期刊市場最具代表性和影響力的雜誌之一,享有"話題策源地"的美譽。

再不來一場精緻野餐,我就要被開除中產籍了

ID | new-weekly

作者 | 門紀


再不來一場精緻野餐,我就要被開除中產籍了

這麼大歲數了,許多人第一次動了去野餐的心。/圖蟲創意


最近的朋友圈,野餐元素含量嚴重超標了。


隨著溫暖的春風吹滿地,野餐也成為席捲全國大小公園的一股休閒娛樂風潮。無論你是出門溜達,還是躺在床上刷手機,總能看到有人在草地上席地而坐,在鮮花和高飽和度的食物旁搔首弄姿。


「在上海,每年有100萬個小姑娘在野餐。」博主@G僧東在微博發出這樣一條吐槽視頻後,立即收到了幾千條帶圖片回覆。


再不來一場精緻野餐,我就要被開除中產籍了

「在上海,每年有100萬個小姑娘在野餐」截圖


這些照片中的小姑娘也確如視頻中所吐槽的,「對於她們來說,野餐的關鍵,既不是野,也不是餐」——


什麼荒島求生、鑽木取火、跟著貝爺去旅行的場面,都不會出現在野餐現場。如果真的想吃好吃的,她們也大可搶張消費券,到網紅餐廳門口排隊。


野餐的必經流程,必須是以彆扭的姿勢躺在地上,報紙蓋著臉,由同伴站著幫忙俯拍。這樣一來,不僅可以省去大部分的P圖時間,還能讓你仿若墜入仙境的愛麗絲,在道具的包圍下,完成一場夢的旅程。


再不來一場精緻野餐,我就要被開除中產籍了

區別一下,野炊⬆️


再不來一場精緻野餐,我就要被開除中產籍了

野餐⬆️/圖蟲創意


這段旅程的終點站,還必須是朋友圈。拍片三千,只取一張。唯有好看和獲贊,是野餐中一切事物的至高衡量標準。

再不來一場精緻野餐,我就要被開除中產籍了

野餐,沒有你想象的那麼美好


如果給電視劇主角一塊草地,他們馬上能紅塵作伴活得瀟瀟灑灑,對酒當歌唱出心中喜悅,轟轟烈烈把握青春年華。如果給生活在城市中的普通人一塊草地,他們馬上就想到了野餐。


但一場完美的野餐,可以是十分講究天時地利人和的小概率事件。


天氣很重要。


比如最近的北京就不適合野餐,即便鋪了餐墊坐草地上,也覺得燙屁股,奶油蛋糕隨時有可能變身奶昔一盤。


最近的廣州也不怎麼適合野餐,小葉榕樹上密密麻麻的榕管薊馬,定能被你精心準備的食物吸引而來。你為拍照換上了淡黃的長裙,卻無形中成為了人形粘蟲板。


再不來一場精緻野餐,我就要被開除中產籍了

你的野餐,也是蟲蟲的野餐。/unsplash


野餐選址更講究。


博主@花逗請說 便戳穿了無數少女的夢:海邊野餐聽起來是很風情萬種吧,可那風分分鐘讓你真的「捲鋪蓋走人」。


同時,你還不能離市中心太遠。城市,意味著便捷,意味著有停車場和公共廁所,也意味著你不用因為家當太多,或喝太多飲料而落入尷尬境地。


此外,一心要拍照發圈的你,是想要真正的藍天白雲,還是待起來不那麼痛苦的樹蔭;是想從野餐墊的右後方45度角收入小蠻腰,還是想把後海的遊人都從畫面中撇開,這些都得經過周密的思考。


甚至,到點兒開始噴水的自動澆花系統,它破環一場野餐會的威力也不容小覷。


再不來一場精緻野餐,我就要被開除中產籍了

像在這樣的場地野餐,也只能靠俯拍了。/unspalsh


選好地址後,百寶箱中的道具終於有了登場的機會。


傳說野餐的加分道具包括:


藤編的手提籃、骨瓷的餐盤、太陽底下閃閃發光的刀叉、提前充好氦氣的氣球、標籤上只印有外文的飲料瓶、買來的鮮花、單詞後綴帶berry的水果、自帶vintage氣息的寶麗來相機、還沒來得及學會彈的尤克里裡、一個移動款的Marshall或李子維同款隨身聽…


將這些道具自由又不顯凌亂地排布在格紋餐墊上,慵懶地躺上去,你便是唐頓莊園的主人!


再不來一場精緻野餐,我就要被開除中產籍了

「唐頓莊園」告訴我們野餐的靈魂在於躺。


「春天來了,野餐的人越來越多。每一場野餐的進行,便意味著有程序員會失去他的衣服。」奇怪的都市謠言傳播開來,G僧東忍不住代替廣大直男發出了疑問,為什麼非要是格紋?為什麼格紋在直男身上就是土,到了地上就是洋氣?


除此之外,野餐界的不成文行規還有以下這些:


「香檳杯是盛放飲料的唯一容器」,哪怕你喝的是王老吉;


再不來一場精緻野餐,我就要被開除中產籍了

啤酒,那是配韭菜的,野餐當然要開香檳。/unsplash


「報刊一定要是英文的」,否則你和同伴都成了老幹部相約逛公園;


拒絕那些真正好吃的零食,什麼周黑鴨、辣條、雞爪通通淘汰,「它們出現在野外只會看著像供品」…


再不來一場精緻野餐,我就要被開除中產籍了

最終拯救這一餐的,是能在公園裡準確靠定位找到你的外賣小哥。/圖蟲創意


即便你提前兩天,把一切都準備妥當了,在野餐那天也得隨時準備應對各種突發狀況。


野餐季,好友阿晴說她和閨蜜沉迷拍照的時候,流浪狗阿黃率先替她們清理掉了食物;米拉更幸運,她們的野餐墊迎來了一隻飛行失敗,緊急降落的風箏,大夥兒都嚇得不輕。


誰讓野餐的實質,是和隔壁的姐妹團ABCD共享同一片風景呢。

再不來一場精緻野餐,我就要被開除中產籍了

野餐,也沒你想象的那麼簡單


列舉去野餐的原因,「看起來很有錢」必須榜上有名。


「野餐史」作者沃爾特・利維認為,「野餐是伴隨著近代史而來,它的出現伴隨著村莊沒落,城市興起」。人類從田園生活到城市生活的轉變的過程中,野餐是生活富裕而愉悅的一種隱喻。


再不來一場精緻野餐,我就要被開除中產籍了

野餐,誰吃誰有錢。/unsplash


據考證,「picnic - 野餐」一詞,最早是法語詞組pique-nique。它的原意是每位參與者都自帶食物、酒水的一場聚會。


在把狩獵當作熱門休閒活動的中世紀,野餐是貴族們用來「炫富」的消遣。菲比斯伯爵在「狩獵之書」中記:


「清晨出發前,廚師就要開始準備火腿餡餅等半成品…貴族狩獵時,僕從開始在野地裡搭桌子佈置餐具…席間酒水需先用山泉冰著,確保入口清涼…打獵完的貴族,必須一坐下就有食物吃…」


可以看出,野餐只是貴族的遊戲,對打工仔來說,野餐是噩夢。


再不來一場精緻野餐,我就要被開除中產籍了


街頭藝術家Banksy的作品,在紅白野餐布內外,白人中產家庭和非洲土著之間似乎有不可逾越的鴻溝。


對於描繪了當時繪畫藝術作品,「Food and Art」作者Kenneth Bendiner認為,除了表現作者對簡單生活的幻想,同時也是人們對於皇家浪漫的自我陶醉。


後來法國大革命的發生,讓流浪貴族把他們的野餐習慣帶來英國。19世紀初,幾位迷戀法國文化的時髦倫敦人成立了「野餐社團」,赴會者通過抽籤的方式,來決定誰負責提供哪種食物。其中最倒黴的人,可能需要為請大家吃松露而破費。


再不來一場精緻野餐,我就要被開除中產籍了

愛德華・馬奈「草地上的午餐」。「野餐史」作者認為,「野餐對藝術家們絕對是有吸引力的,似乎在野外用餐能提高你的性慾。像是一種從城市生活中的釋放。」/wiki


在當時西方尚為保守的社會風氣下,野餐是男女難得的社交活動,野餐活動也藉助異性的牽引,變得更為大眾。醉翁之意不在吃喝,在於野餐後半程的業餘戲劇歌舞表演。簡・奧斯汀等英國作家筆下,在自然田園風光中野餐,成了故事劇情發生的觸發點。


再不來一場精緻野餐,我就要被開除中產籍了

電影「愛瑪」中的野餐場景。


現實世界中,去野餐有時只是人類的一時興起,但「野餐史」作者卻認為它是我們DNA中的一部分,這或許與它見證和參與了眾多關鍵的歷史節點有關。


在英國,隨著工業革命發生,汽車逐漸普及,能將人們送到更遠的地方享受野餐;政府也為彌補市民被嚴重破環的生活空間,大力建設公園。


再不來一場精緻野餐,我就要被開除中產籍了

老照片中在野餐的瑞典婦人,記得帶上狗,作為你的中產標籤。/unsplash


在20世紀初的臺北,也興起了一陣公園熱。1913年完工的北投公園,以溫泉為主題。到了夏天,公園免不了生意慘淡,當時臺灣日日新報社主辦了一場納涼會,點燃煙火,放起燈籠,市民在一旁的小攤買了食物,便席地而坐。據說這場「野餐大會」的門票一天賣光,草地生活也成為一種時髦活動。


在歐洲,1989年8月19日,匈牙利與奧地利人策劃了一場「泛歐野餐」,以一場3小時野餐的名義,數百名東德人進入西邊,匈牙利更是為東德人徹底開放了邊境。柏林牆倒塌後,每年這個日子,附近的人都會來到當年邊境上野餐。和平批上了野餐的外衣。


再不來一場精緻野餐,我就要被開除中產籍了

事件發生的奧匈邊境。/wiki


在2000年前後的日本,因為有數據顯示,「倫敦的人均公園面積是 26.9m²,東京人卻只有5.2m²」,幾位建築師、設計師、插畫家、建築家和美食愛好者,為了捍衛自己的「野餐權」,組成了「東京野餐俱樂部」。他們在高度商業化的東京市中心親力親為推廣野餐活動。


而到了小紅書男孩女孩的世界中,野餐便是他們甩落平庸日常的途徑,便是他們的城市孤島中的詩與遠方。


再不來一場精緻野餐,我就要被開除中產籍了

日本電影「人生密密縫」劇照


正如美食作者Laurie Colwin所寫:野餐的核心是和煦的微風、邀請別人或接受邀請,充足的美食,和令人胃口大開的新鮮空氣。除此之外,它可以以任何形式與狀態存在,它就是一劑對抗疲憊與過勞的,空前絕後的良藥。

再不來一場精緻野餐,我就要被開除中產籍了

去野餐,並不是去完成你的KPI


東京野餐俱樂部為自己的會員設定了若干條野餐守則。


比如「興致來了就可實行」「野外聚餐不追求統一,是種共同分享其氛圍和場所的柔和聚會」「參加者人人平等」「不必強留要走的人」「即使下雨,也當做一種幸福」…


可越來越多的猶如複製粘貼的野餐照片充斥朋友圈,並沒有讓我們感到幸福,反而滋生起濃烈的審美疲勞來。


電商上一搜野餐二字,紅白格紋的布和莫蘭迪色的氣球佈滿了屏幕,ins風的女孩們人手一份Mauris News。


再不來一場精緻野餐,我就要被開除中產籍了

身在野餐,心繫世界。


戳進商家頁面,你還能看到無比逼真的二維食物、雜誌封面拍照素材——這下野餐也真不用吃了,那不如直接找攝影棚鋪完道具,後期P上藍天白雲?不用晒黑,還來得省事兒。


近日很火的任天堂遊戲「動物森友會」中,每個玩家都擁有一座極適合野餐的小島。島上有經常晴朗的天氣,主動跟你問好的友善小動物,玩家可以親手一磚一瓦造出理想中的風景,坐在夕陽裡,「品嚐」一份春日野餐,根本嗅不著時間在流逝。


再不來一場精緻野餐,我就要被開除中產籍了

動森網友野餐記錄


這樣美好無害的島嶼上,卻也有人把遊戲變成了生意,一切道具皆可網購,時間沒了還可以調主機。


無論在哪,野餐都成了一門批發生意,去野餐的心情自然也變了。


出發時,你和好友還是懷著對春天的依戀,對城市中自然風光的嚮往;可一旦身處其中,野餐又成為了拍照兩小時,P圖兩小時壓迫下的時間犧牲品。試問我們一年中還能擠出有多少個風平浪靜、溫度適宜,還沒有工作纏身的日子呢?


所有人都對照著社交媒體,扮演好了一位野餐者的角色,一如他們每逢週一至週五在公司裡賣力演出的樣子。等自己也在朋友圈交上作業,收穫一堆贊,這個春天就算應付過去了。


再不來一場精緻野餐,我就要被開除中產籍了

後天就去野餐了,熱心網友提供了她們準備的道具。這就是橫幅+餐墊了,也算是野餐界的一股清流。


要問他們在野餐過程中看見了什麼?感受了什麼?


「你看我朋友圈啊!」大概也只能收到這樣一個毫無靈魂的官方回覆。

再不來一場精緻野餐,我就要被開除中產籍了


The History of the Picnic,History Today

History in a Basket: It’s Picnic Time!

How a pan-European picnic brought down the iron curtain,The Guardian

Who Made That Picnic? The New York Times Magazine

經典藝術作品中的300年野餐史 ENJOY

原來,野餐只是有錢人的遊戲 取暖生活美學

再不來一場精緻野餐,我就要被開除中產籍了


分享到: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