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大學法學女博士迴應質疑:我確實犯了錯,也確實被PUA了

近日,武漢大學法學女博士稱遭丈夫PUA一事持續引發關注。其中,當事人陳優麗是否真的被PUA成為眾人爭議的話題之一。

“根據現有證據,沈某存在PUA行為。”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張銀玲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從目前公佈的資料來看,沈某的言語確實屬於PUA術語,在其不斷“暗示”下,陳優麗的一系列變化都符合被PUA者的狀態。

當事人承認婚內出軌,但堅稱被PUA

4月30日,紅星新聞發佈武漢大學法學博士控訴現任丈夫PUA:他聯合前妻騙走我100多萬一文後,陳優麗及其現任丈夫沈某,以及沈某前妻張某陷入輿論漩渦。

其中,對於陳優麗在報道中所表述的“被PUA”,部分網友表示質疑,認為陳優麗作為一名38歲的法學博士,按其專業領域和生活經驗都不應該輕易被PUA。“這就是雙方婚內出軌,女方被男方騙情騙錢後的報復而已,並不是真正的PUA。”一網友評論說。

對此,陳優麗通過個人微博迴應稱,她和沈某確實屬於婚內出軌,但他們之間並不是感情在維繫,而是精神控制,“在我最脆弱的時候,沈某的出現就像是最後的救命稻草,讓我瘋狂想要抓住。但是,如果他真的愛我,會不停找我要錢嗎?會用賤人、髒貨來詆譭我嗎?會對我拳腳相加嗎?會讓我去自殺嗎?”

武漢大學法學女博士迴應質疑:我確實犯了錯,也確實被PUA了

△沈某

陳優麗說,自從兒子小貝在2019年2月突發疾病,她就處於情緒崩潰的邊緣,每天都在自責與內疚中掙扎,是沈某的及時出現與長時間陪伴將她“拯救”,“因此我對他有根深蒂固的依賴性,離不開他。”

但也正是這份依賴,讓陳優麗在與沈某的相處過程中,幾乎毫無保留地給予信任,“我把他當作救命恩人,他也一直給我灌輸患難見真情的思想,所以他找我借錢、要錢,我都同意了。”

陳優麗說,沈某在跟她聊天的過程中,反覆強調他在英國時對她和小貝的照顧,讓她一度認為,自己和孩子都離不開沈某。但同時,只要她對沈某與張某有所懷疑時,沈某又會對她非罵即打,“要我跪下來,用腳去踩我的臉,很變態。”

武漢大學法學女博士迴應質疑:我確實犯了錯,也確實被PUA了

△陳優麗與沈某的聊天截圖

陳優麗表示,因後來兩人關係發展的並不順利,雙方几乎再無聯繫,她的心理障礙變得十分嚴重,整天研究自殺方法,前後實施了十餘次。

據媒體報道,疫情期間,陳優麗曾一天打三四個小時的心理熱線尋求幫助。北京的心理諮詢師任海濤在3月下旬時曾接到過陳優麗的求助,並對她進行了八九天的心理諮詢服務,使其對事情的認知清晰起來。

而在陳優麗提供的武漢市精神衛生中心出院記錄上(下圖),紅星新聞記者也看到,2019年12月期間,陳優麗曾接受過4天的住院治療,其入院診斷為抑鬱發作。

武漢大學法學女博士迴應質疑:我確實犯了錯,也確實被PUA了

另據一份《知情同意書》顯示,2019年12月11日,相關醫師給出的說明稱,陳優麗因年初突發的一系列家庭變故等生活應激事件影響,持續出現心情低落、緊張、睡不著、反覆思慮等狀態,有明顯的自殺觀念和極高的風險。

武漢大學法學女博士迴應質疑:我確實犯了錯,也確實被PUA了

心理諮詢師:根據現有證據,沈某存在PUA行為

“PUA,全稱Pick-up Artist,字面上看是搭訕藝術家,但實際上是通過包裝自己,誘使異性與之交往,對異性誘騙洗腦。”5月6日,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張銀玲告訴紅星新聞,大部分會被PUA的女性都具有三個共同的特徵,敏感、缺乏安全感、容易過度信任他人。

張銀玲認為,一個人的學識和能力並不等同於她的內心,無論陳優麗的學歷有多高,又或者其是否是某些領域的學霸、精英,都不能使其避免被PUA,“從目前陳優麗已呈現出來的大量聊天截圖來看,沈某確實存在PUA的行為,但他本人或許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又或者說他可能並不認為自己的行為是PUA。”

據張銀玲介紹,PUA一般有5個階段,從淺到深慢慢加深,直至最後的情感虐待,“他們二人相識時,陳優麗的精神狀態並不好,且當時的婚姻也存在一定的問題,如孩子在英國重病,其父還在外面吃飯並未重視。這種情況下,沈某的介入就顯得特別關鍵,既能在陳優麗面前樹立一個好的形象,又能輕易獲取其好感與依賴。”

張銀玲表示,在陳優麗的自述裡,2019年3月-5月期間,沈某不停的向她灌輸“我是你的救命恩人”“ 患難見真情”等說法,讓她對沈某產生了類似歉疚、感激等不同常人的感情;

武漢大學法學女博士迴應質疑:我確實犯了錯,也確實被PUA了

△陳優麗與沈某的聊天截圖

而在2019年5月期間,沈某又不斷向她說出“我是愛你的” “你是我的女人”“ 我離不開你”“ 我願意照顧你和孩子”等承諾,讓她迷失在這段感情中;

但在5月過後,兩人事情在前妻張某面前“曝光”後,沈某的態度開始變得反覆,上一秒說愛你、抱你,下一秒卻能罵你、打你,就像打一棒子再給一個甜棗。這一系列的“洗腦”後,陳優麗已經深陷其中。

武漢大學法學女博士迴應質疑:我確實犯了錯,也確實被PUA了

△陳優麗與沈某的聊天截圖

張銀玲說,PUA的最後一步是情感虐待陷阱,即情感虐待和價值榨取。實施者會對陷入者的身體、心靈、錢財等進行榨取,最終或分手脫身,或將對方養成為“寵物”,“就如陳優麗事件的最後,她被‘騙’走了百萬錢財,沈某也就此從其生活中‘脫身’。”

武漢大學法學女博士迴應質疑:我確實犯了錯,也確實被PUA了

△陳優麗與沈某的聊天截圖

對於陳優麗是否真的被沈某PUA一事,沈某的委託律師李冬曾迴應媒體稱,“關於PUA的事情,沈某給我們的迴應是女方在誘導,全程是女方誘導出來的。目前,沈某已委託我向陳優麗發送了律師函,要求她刪除相關的網絡文章。”

武漢大學法學女博士迴應質疑:我確實犯了錯,也確實被PUA了

△沈某委託律師發給陳優麗的律師函

此外,5月2日,一名自稱是沈某前妻張某的網友@灰色的天空2020發佈了《關於陳優麗,我有話說》文章,來回應此前陳優麗在網上的言論。其表示,陳優麗在網上呈現的聊天記錄都是掐頭去尾、斷章取義的片面表達。

“她利用網絡上堂,顛倒黑白,狡辯是非,刪除質疑評論,拉黑理性吃瓜網友。是何居心?”5月6日,沈某前妻張某通過短信向紅星新聞記者回應稱,陳優麗在網絡上曝光其照片、家庭住址等個人隱私,併發布不實信息煽動網友對其進行網絡暴力,迫使她不得不在網上發文迴應。但對於整件事情的更多細節,張某表示事情已交給法律,她目前不會在網絡上再做任何迴應。

據瞭解,陳優麗控告張某敲詐勒索一事已由武漢市公安局東湖新技術開發區分局立案偵查。4月30日,武漢市公安局東湖新技術開發區分局一工作人員曾迴應媒體說,“陳優麗與沈某兩人的婚姻關係是經過法律登記的,現在主要是錢的問題,這個錢是孩子的救命錢。但感情的事,兩人是夫妻,說不清楚。”

紅星新聞記者 李文滔 羅夢婕


分享到: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