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托羅拉P40曝光,採用打孔屏

摩托羅拉P40曝光,採用打孔屏

P40將搭載6.2英寸顯示屏 底部有Motorola標誌 左邊是SIM卡槽,音量和電源鍵在右邊。 從曝光的圖片來看


 Moto P40渲染圖曝光:6.2寸開孔屏

Moto P40渲染圖曝光:6.2寸開孔屏

與三星GalaxyA8s和華為Nova4相比,P40上的下巴厚度足以容納“摩托羅拉”標誌,而側面邊框看上去比較窄。


 洋垃圾新選手 moto p40來臨

洋垃圾新選手 moto p40來臨

moto自從被收購之後就一直保持著比較平淡的狀態,也一直沒有什麼太大的作為。不過,就算如此,moto在國外依然是比較活躍的。


 摩托羅拉P40配置再曝光 用了一款不一樣的處理器

摩托羅拉P40配置再曝光 用了一款不一樣的處理器

距MWC2019召開的日子是越來越近了,各大廠商手機的爆料也多了起來,比如我們熟悉的摩托羅拉。2月13日,摩托羅拉P40的配置信息有了進一步消息,這款手機或許會搭載一款令人意想不到的處理器。


 小屏新選擇 moto p40 play

小屏新選擇 moto p40 play

目前的小屏機型,更多是有小米、三星、索尼和夏普這幾家在做。最近,moto也要推出自己小屏機型,今天就讓我們來了解一下吧。


 華為P40系列將搭載華為自研“鴻蒙OS”,大家拭目以待

華為P40系列將搭載華為自研“鴻蒙OS”,大家拭目以待

Hallo!大家好,我是大家的老朋友窮肚皮網傳華為P40或搭載雙系統,你會期待嗎?[華為Mate30]系列剛剛發佈1個月,現在很多人還沒有體驗過,但大家已經把目光鎖定到明年的[華為P40]。


 圖說二戰最富有爭議的戰鬥機P40

圖說二戰最富有爭議的戰鬥機P40

P-40是二戰中最著名的寇蒂斯-萊特飛機,也在戰爭中最富有爭議的戰鬥機之一。


 華為P40系列將配備雙操作系統,及推測的發佈日期

華為P40系列將配備雙操作系統,及推測的發佈日期

華為P40系列將會有鴻蒙系統和安卓系統兩個版本,在最近有推特大神爆料。如果沒有任何意外,應該是基於安卓系統版本為主,同時推出搭載鴻蒙系統的特別版機型,下面我們來看一下最近爆料的信息。華為


 Moto P40渲染圖:正面打孔屏,豎排雙攝,指紋Logo二

Moto P40渲染圖:正面打孔屏,豎排雙攝,指紋Logo二

12月27日,Moto新機P40的渲染圖!挖孔全面屏,背部曲面玻璃,豎排雙攝,其中一顆為4800萬像素,蝙蝠標和指紋二合為一。


 摩托羅拉P40曝光:挖孔屏+4800萬雙攝!P30降價,價格空前絕後!

摩托羅拉P40曝光:挖孔屏+4800萬雙攝!P30降價,價格空前絕後!

據外媒稱,摩托羅拉P30曾經因為和iPhoneX的外觀過於相似,得到了不少負面的評價。似乎摩托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在全新的P40上,可能會採用新的設計。


 摩托羅拉P40 Power曝光:打孔屏,後置三攝

摩托羅拉P40 Power曝光:打孔屏,後置三攝

今天爆料達人@OnLeaks帶來了疑似是MotorolaP40Power的渲染圖。屏幕方面,該機將擁有一塊6.2英寸打孔屏,如果,MotorolaP40Power在MotorolaOneVision之前推出,那麼它也將是該公司首款採用打孔屏的手機。


 太平洋戰場中,P40遇到零式戰鬥機誰更強?

太平洋戰場中,P40遇到零式戰鬥機誰更強?

答案:只需要點擊箭頭上邊的《兵哥有話説》即可!零式戰鬥機作為日本海軍的主力空戰兵器。它有著爬升率高,速度快,轉彎率小等特點。


 Moto P40配置曝光,或將配備三星Exynos 9610

Moto P40配置曝光,或將配備三星Exynos 9610

春節期間聯想已經在巴西市場推出了MotoG7系列產品。其中顯示這款機型除了將採用屏內開孔技術之外,還將用上三星Exynos9610主控。


 【P站日榜推薦】2019-03-30 Pixiv日榜美圖 P40

【P站日榜推薦】2019-03-30 Pixiv日榜美圖 P40

插畫:夜のダーリン排名1畫師:gomzi插畫:・・・すき。排名4畫師:LAM⚡️插畫:39!ネヲ插畫:【PFLS】-祭禮の歌st.4.9-排名17畫師。


 曝華為P40系列將有鴻蒙和安卓兩個系統版本 後置5攝像頭

曝華為P40系列將有鴻蒙和安卓兩個系統版本 後置5攝像頭

據悉,有博主在推特爆料,華為P40系列手機將會有鴻蒙系統和安卓系統兩個版本。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以安卓系統版本為主,同時推出搭載鴻蒙系統的特別版機型。之前,華為官方就曾表示,首款搭載鴻蒙系統的手機將會有2020年上半年推出。目前看來,華為佈局鴻蒙系統的速度還是很快的。


 Moto P40渲染圖曝光 驍龍855+開孔屏設計

Moto P40渲染圖曝光 驍龍855+開孔屏設計

進入智能手機時代後,很多耳熟能詳的老牌手機廠商開始逐漸淡化在大眾視野中,而摩托羅拉就是其中之一。在當年幾乎所有人都聽過:“我左手拿個大哥大,右手拿個摩托羅拉”,這也從側面反映了摩托羅拉當時在手機界中的地位。


 電影珍珠港裡的美戰機P40,曾被日寇零式戰機各種花式吊打

電影珍珠港裡的美戰機P40,曾被日寇零式戰機各種花式吊打

再一次把日本偷襲珍珠港這件歷史事件搬上了銀幕。雖然劇情比較老套,但當年的中國暑期檔因為有它的加入和跟著的幾部香港電影的上映,可能是最好的一個暑期檔了。


 Moto P40渲染圖曝光:挖孔屏,4800萬雙攝,或明年MWC發佈

Moto P40渲染圖曝光:挖孔屏,4800萬雙攝,或明年MWC發佈

今年手機廠商在追求全面屏的道路上,給出了眾多的方案。從最初的劉海屏,到升降式、推拉式、水滴屏、雙屏,再到如今的挖孔屏,我感覺最可能成為明年主流的應該還是挖孔屏設計。


 百尺竿頭須進步,摩豹V100夜刃雙傳感器鼠標,P40硫化墊體驗

百尺竿頭須進步,摩豹V100夜刃雙傳感器鼠標,P40硫化墊體驗

半年前摩豹為這款V100舉行了一個徵名活動,當時有幸參加過這個活動。最終摩豹給這款鼠標命名為“夜刃”。


 華為P40概念圖,開孔屏+徠卡五攝,華為P30 PRO不買了

華為P40概念圖,開孔屏+徠卡五攝,華為P30 PRO不買了

華為P30系列降價發佈,關於該機的各種相關配置的造型基本已經完全曝光。使用的是超長“感嘆號”設計,前四顆鏡頭被設計在一起,最後一顆為獨立設計,雙閃光燈位於相機右側。


 華為高管否認鴻蒙是官方命名,並介紹鴻蒙由來,華為P40或首發

華為高管否認鴻蒙是官方命名,並介紹鴻蒙由來,華為P40或首發

鴻蒙是近幾個月科技圈,以及很多普通網友最常提及的一個詞,眾所周知,鴻蒙已經成為了華為自主操作系統的一個代名詞,此前網上有一句關於華為產品命名的佳話:華為幾乎把整本《山海經》都註冊了


 一種神奇的戰鬥機,無論在哪都能擊落轟炸機

一種神奇的戰鬥機,無論在哪都能擊落轟炸機

這是一個日本陸航使用俘獲的P40戰鷹戰鬥機在緬甸戰場作戰,成功的擊落了日本人自己轟炸機的故事~在二戰期間,最多的時候,日軍陸航裝備了將近10架可用的P40戰鷹。


 有人說MP38/40衝鋒槍沒有被大量生產,這是為什麼?你怎麼看?

有人說MP38/40衝鋒槍沒有被大量生產,這是為什麼?你怎麼看?

兔哥回答,我們通過影視作品總是P40衝鋒槍的身影,手持p40幾乎成了二戰時期德國兵的象徵。其實這款衝鋒槍並不像影視作品中描述的那樣普及,無論其射程,威力還是普及成度並沒有影視作品中那樣高。


 從制霸戰場到只能作為自殺飛機,到底是日本零戰不行還是日本不行

從制霸戰場到只能作為自殺飛機,到底是日本零戰不行還是日本不行

零戰,即為日本二戰主力戰機——零式戰鬥機。在戰爭初期,它以轉彎半徑小,速度快,航程遠的優點力壓當時美國的戰鬥機p40等。


 「闢謠」寧波象山打撈出二戰時的戰鬥機?別逗了,那是在拍戲!

「闢謠」寧波象山打撈出二戰時的戰鬥機?別逗了,那是在拍戲!

前兩天偶然看到了一段視頻,說是在寧波象山高塘孝賢灣大油庫碼頭打撈上了抗戰時期的美式戰鬥機。從視頻上看貌似P40戰斧或P51野馬。


中國殲16未來或將全面代替飛豹

作者:紅色星空戰鬥轟炸機是一種傳統的機型,自二戰爆發,各國便發現對地支援的重要性。比如最早的美國P40,升級為P40D以後可以掛在230KG炸彈,用以轟炸地面目標。


 二戰時日本軍隊的機槍為什麼不用彈鏈而非要用銅板呢?

二戰時日本軍隊的機槍為什麼不用彈鏈而非要用銅板呢?

軍事理論決定了武器發展,自從德軍以古德里安的“閃電戰”理論建立現代陸軍後,德國所有武器都圍繞著“閃電戰”理論發展,才有一批劃時代武器出現,P40衝鋒槍,ST44突擊步槍,MG42機槍,都是圍繞“閃電戰”發明的。


 彩色老照片:美國飛虎隊拍攝的1944年昆明景象

彩色老照片:美國飛虎隊拍攝的1944年昆明景象

1944年9月1日,艾倫拉森隨第35照相偵查中隊從印度來到中國,被派往第14航空隊——飛虎隊。這是他在昆明空軍基地站在一架鼻翼上繪著鯊魚圖案的P40戰鬥機旁拍照。


 二戰時期日軍使用的百式衝鋒槍,即使在戰場被美軍繳獲也無人敢用

二戰時期日軍使用的百式衝鋒槍,即使在戰場被美軍繳獲也無人敢用

說到二戰時期各國裝備衝鋒槍,蘇聯生產的波波沙衝鋒槍可以說是射程火力最為優秀的一款衝鋒槍。當時德軍手中的P40衝鋒槍雖然在射速上威力上還是可以的但射擊距離上比不上當時蘇聯波波沙衝鋒槍。


 雲南三部曲-鐵血長空.雲南驛

雲南三部曲-鐵血長空.雲南驛

也許,B-24\C-53\P40這些代號對你來說顯得很是陌生,那麼,駝峰航線,飛虎隊。無論是巧合還是必然,歷史選擇了雲南作為了那段往事的見證者,它“幸運”的目睹了中國抗戰中最為輝煌的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