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丁戊奇荒”到底多恐怖?人都被當成食物,年輕女子不值千文

“災難在所有人的心中激起了邪惡的念頭,民眾開始驚慌不安,社會秩序陷入了混亂……一群婦女蜂擁進一位富人的家裡,佔領了它,在那兒生火做飯,然後又擁到另一家吃下一頓飯。男人們看到這種辦法不錯。便組成了五百餘人的群體,一個村子一個村子地劫掠取食。”

——參與過“丁戊奇荒”賑災的英國傳教士李提摩太

晚清“丁戊奇荒”到底多恐怖?人都被當成食物,年輕女子不值千文

元朝末年和明朝末年都曾發生過大規模的天災,而災荒避不可免會帶來暴動,並且意味著一個王朝即將結束,如朱元璋加入紅巾軍起義,一步步建立起了大明王朝;明末農民起義軍李自成攻到了紫禁城,崇禎皇帝在煤山殉國。

在清末,卻曾發生了一場罕見的特大旱災饑荒——“丁戊奇荒”,災害持續了四年,波及到了山西、直隸、陝西、河南等省份,並且造成了1000餘萬人受餓而死,2000餘在災民逃荒到了外地,影響範圍甚廣。

晚清“丁戊奇荒”到底多恐怖?人都被當成食物,年輕女子不值千文

光緒元年(1875年),尚未懂事的4歲的光緒帝坐在皇位上,兩宮皇太后在後面垂簾聽政,慈禧太后正計劃著將權勢完全把握在自己手上;在皇宮外,西方列強正毫無顧忌的打量著東方的這塊大地,我國為抵抗西方侵略,洋務運動也正敲鑼打鼓的緊張進行中。

晚清“丁戊奇荒”到底多恐怖?人都被當成食物,年輕女子不值千文

然而在這個時候,北方地區先後出現了乾旱的跡象,在光緒元年的二月,北京和直隸地區也已經顯示了災情,秋天之後,山東、河南、陝西等省份的旱災已經變得嚴重,並且在旱災後緊跟而來的是蝗災,最終一發不可收拾。

清末是紛亂的,曾經的傳統農業帝國也早已支離破碎,但官員向農民徵收的稅種卻並沒有減少,即使在收成好的時候,百姓都不一定能夠滿足溫飽問題,更何況是遇上這樣的旱災。

晚清“丁戊奇荒”到底多恐怖?人都被當成食物,年輕女子不值千文

在光緒二年(1876年),多個省份皆全年皆旱,收成極低,甚至一些地方顆粒無收,1876年12月11日 《申報》報“各處‘飢黎鬻妻賣子流離死亡者多,其苦不堪言狀’。”因此清政府不得不引起重視,各地也都開設賑災粥廠。

但是災情在1877年卻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狀態,重災地區也宛如人間地區。即使是家人去世,也都不敢哭泣,怕人聽到當食物,年輕女子更是不值千文。

饑民走投無路,道德感、憐憫之心已蕩然無存,並且出現了“砍刀會”,災民們紛紛組織武裝,進行搶糧,在管道上豎起大旗“王法難犯,飢餓難當”。

晚清“丁戊奇荒”到底多恐怖?人都被當成食物,年輕女子不值千文

在災情中,揚州五臺山共設立了11個粥廠,收容災民四萬二千餘人;清江設立了17個粥廠,收容災民四萬五千餘人;蘇州收容的災民也已經超過二萬人等,以此防止留名。

1878年起,旱情逐漸減輕,但饑民的情況並沒有因此得到緩解,而且又爆發了大規模的瘟疫,河南省幾乎十人九病。

李鴻章為了減輕北京、天津地區的“粥廠”壓力,也曾下令在寒冬後,必須給災民發放路費和糧食,遣送回鄉,準備災區的春耕播種。

晚清“丁戊奇荒”到底多恐怖?人都被當成食物,年輕女子不值千文

1879年,旱情進入了尾聲,災民們也都看到了生的希望,但在這年7月,卻又發生了震級達8級、烈度為11度的大地震,依然對災區產生了巨大的影響,時任山西巡撫的曾國荃在事後稱“二百三十餘年末見之慘悽,未聞之悲痛”。

隨著這場災難的過去,它在人們心頭停留的印記也漸漸消失,以至於到現在對這場災難有所瞭解的人寥寥無幾。


分享到: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