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引爆在線教育市場 互聯網巨頭切入點有何不同


疫情引爆在線教育市場 互聯網巨頭切入點有何不同

​原本以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中小學生可以迎來一個“最長寒假”,但在“停課不停學”的倡議下,全國大部分中小學生全面開啟線上課堂模式。對於佔用寒假時間上網課,不少中小學生非常不滿,於是阿里釘釘作為眾多支持在線教育的平臺之一,也收穫了眾多一星評價。

這樣略帶情緒的“差評”顯然不代表這些平臺的真實水平。為了給師生們在家上課提供保障,包括阿里釘釘、騰訊在線課堂、字節跳動旗下清北網校在內的多個互聯網產品都很拼,若是這樣還要給差評,這些在線教育平臺真是“太難了”。

就懂懂筆記了解到的情況,眾多為在線教育提供支撐的互聯網平臺都把這次疫情看作是一次“大比武”,不僅可以鍛鍊隊伍、培養新人,更重要的是收穫了一大批新用戶,為互聯網巨頭開闢在線教育這一新的業務增長點奠定了基礎。

在懂懂筆記看來,幾大互聯網巨頭角逐在線教育市場的決心和行動都很大,但各自的特點卻不盡相同:阿里釘釘攜協同辦公基因切入在線教育,騰訊課堂憑社交優勢佈局在線教育,字節跳動旗下清北網校則以穩定的技術能力為切入點搶灘在線教育。孰強孰弱雖然暫時難見分曉,但從他們各自的基因和佈局來看,未來各家卻有著不同的走向。

在線教育幾大流派 互聯網巨頭屬哪派?

疫情引爆在線教育市場 互聯網巨頭切入點有何不同

​過去幾年間,在線教育憑藉高效、便捷等優勢逐漸成為新風尚,既滿足了隨時隨地學習的需求,也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教育資源的不平衡。一時間,包括傳統教育培訓機構、互聯網企業等紛紛加大對在線教育市場的佈局。

尤其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催化下,在線教育市場更是全面爆發。1月底,教育部發布《關於2020年春季學期延期開學的通知》,2月初,教育部、工業和信息化部又聯合印發了《關於中小學延期開學期間“停課不停學”有關工作安排的通知》,對“停課不停學”工作提出明確意見,強調探索利用信息化手段實施教學。

此前,艾媒諮詢發佈的《2019~2020年中國在線教育行業發展研究報告》顯示,2019年中國在線教育市場規模達到4041億元,預計2020年中國在線教育市場規模將達4538億元;在用戶增長上,2019年中國在線教育用戶規模達到2.61億人,2020年中國在線教育用戶規模將達3.09億人。從目前情況來看,今年的在線教育市場規模和用戶規模都將大大超過這一市場預測。

響應“停課不停學”的號召,眾多在線教育機構紛紛推出相應舉措,互聯網企業憑藉自身技術優勢打造多個在線教育平臺,教育培訓機構也紛紛推出免費課程,支持廣大中小學生在線學習。具體來說,目前在線教育市場大致可以分為以下幾大流派:

技術流派:以三大運營商和科技企業為代表,主要提供在線教育所需的基礎技術服務。比如,中國電信面向全國教育系統免費提供“雲課堂”服務,中國聯通免費向社會推出聯通“雲課堂”等信息通信產品,中國移動則通過雲視訊同步課堂、名師直播課等支撐各地遠程教育工作等。

教培流派:以新東方、學而思網校、猿輔導等教育培訓機構為代表,主要提供在線課程服務。在此次疫情期間,這些主流教育培訓機構都推出了免費的同步課程,覆蓋語文、數學、英語三大學科,實現了教育資源的全覆蓋。

互聯網流派:以阿里巴巴、騰訊和字節跳動為代表,主要為在線教育搭建互動平臺。相比較技術流派和教培流派,互聯網企業的優勢是既有技術又有用戶,在支持海量用戶應用上都很有心得,目前阿里釘釘、騰訊課堂和字節跳動旗下清北網校都已經成為各地推薦使用的免費教學服務平臺。

搶灘在線教育 幾大互聯網巨頭有何異同?

從不同的在線教育流派的特點看,互聯網企業屬於技術流派和教培流派的綜合體。一方面,互聯網企業都擁有強大的技術積累和豐富的實踐經驗,可以更好地支持海量用戶的併發;另一方面,互聯網企業都擁有海量用戶,巨大的客戶量也蘊含著驚人的在線教育需求。

因此,早在數年前阿里巴巴、騰訊、字節跳動等都已經全面佈局在線教育市場,憑藉技術的先天優勢,互聯網企業切入在線教育市場的方式依然是平臺思維,除了提供在線教育服務平臺,還在通過投資、自建、聯盟等方式,整合教育資源,最大化發揮自身優勢。

以騰訊為例,從搭建企鵝輔導、騰訊課堂等線上教育平臺,到輸出教育雲、視頻雲、AI等支撐在線教育的技術,再到投資VIPKID、猿輔導等,騰訊針對在線教育可謂全面發力。與騰訊類似的還有字節跳動,目前,字節跳動除了擁有清北網校、GoGokid等在線教育產品外,還在探索教育硬件等創新產品。此次清北網校也在疫情期間免費為各地中小學搭建“空中課堂”,幫助師生完成在線上課。

而在此次疫情的催化下,騰訊、阿里巴巴、字節跳動等互聯網企業在加速整合已有在線教育資源的同時,紛紛推出免費的線上教育平臺,為實現“停課不停學”提供基礎支撐。以阿里釘釘為例,“在家上課”行動計劃的發起,釘釘“在線課堂”功能全面免費向全國大中小學開放,可以支持百萬學生同時在線上課,並覆蓋廣大農村地區學校。

與此同時,騰訊課堂也依託騰訊雲平臺的技術支持和高可靠性網絡,為百萬師生提供流暢、穩定的在線上課體驗;不僅如此,騰訊課堂還自帶一體化學校教學管理工具,相比直播軟件、辦公軟件等,更能滿足在線上課的需求。

疫情引爆在線教育市場 互聯網巨頭切入點有何不同

而原本就專注於中小學課程的在線輔導的教育產品清北網校,此次也整體依託字節跳動的底層技術能力搭建了“空中課堂”,在上線前就抗住了相關技術團隊進行的多次千萬級別的壓力測試,為各地學生打造了穩定、流程、不卡頓的在線課堂體驗。據瞭解,目前清北網校已為廣州、福建、湖北等近20個省份、近千所學校提供了免費的直播授課技術支持。

從技術到平臺 互聯網角逐在線教育的勝負手

疫情引爆在線教育市場 互聯網巨頭切入點有何不同

從阿里巴巴、騰訊和字節跳動三家互聯網企業搶灘在線教育的方式看,阿里釘釘重在提供平臺工具,騰訊則重在社交軟件,清北網校更強調底層技術能力。 事實上,不論硬件還是軟件,互聯網企業在技術上從來都不曾缺席,畢竟隨便拿出哪一家互聯網巨頭,都是有著服務上億用戶的底蘊。

但面對突入其來的在線教育熱潮,互聯網巨頭們依然有些許的措手不及。比如,阿里釘釘面對視頻會議、在線課堂的高併發,也曾出現過短暫的網絡限流,許多師生也反映釘釘直播的流暢度和穩定性依然有待增強;騰訊課堂也因為在線上課人數過多導致短暫的網絡崩潰現象。

從這一點也可以看出,技術平臺的支撐能力對於在線教育何其重要。畢竟,與傳統的線下教育相比,在線教育的體驗很大程度上取決於與之相配套的軟硬件產品。正因為如此,不管是阿里巴巴、騰訊,還是字節跳動,都將底層的技術支撐作為在線教育市場的切入點。

相比較而言,阿里釘釘更多聚焦在平臺工具的打造上;而騰訊除了騰訊課堂外,還整合了旗下騰訊空中課堂、企業微信、騰訊會議等多款產品,併發起了騰訊教育“不停學”聯盟,為用戶提供更加靈活的“在線課堂”解決方案;字節跳動支撐的清北網校則非常重視底層技術的打造,從而為用戶帶來更好的體驗。

不過,對於在線教育來說,“在線”還只是基礎,“教育”才是核心所在。因此,與阿里巴巴不同,騰訊和字節跳動不僅關注“在線”部分,還非常關注“教育”平臺的建設,尤其在對教育資源的整合上,兩家互聯網公司更是不遺餘力。

在教育資源的整合上,騰訊主要通過投資教培機構,由各個教培機構自主擴充教育資源;字節跳動則是藉助自有平臺整合資源的同時,直接輸出優質教育資源。以清北網校為例,在免費提供在線課堂技術平臺的同時,還順勢推出了面向中小學生的名師課堂,相應的課程均由清華北大畢業的一線名師授課。

在懂懂隨機調查了一些身邊學生和老師:大家對釘釘的認知,覺得是辦公為主,老師選擇授課平臺的話考慮的會少一些。騰訊提供的產品比較多,比如騰訊課堂、騰訊會議、企業微信都可以用,這些產品的功能有所不同,針對教育場景進行整合與完善。字節跳動支撐的清北網校相對比較新,此前知道的人並不多,相對釘釘和騰訊的知名度不高。不過清北網校本身專注於教育,結合了字節跳動的技術優勢與清北網校的教育經驗,是目前相對比較專業的在線教育平臺,在此次疫情期間有異軍突起之勢。

【結束語】

在線教育作為行業發展的重要趨勢,由新冠肺炎疫情帶來的一波市場“紅利”只是一個小插曲。面對因疫情而突然爆發的在線教育市場,這個事實也告訴我們,專業的平臺應該幹專業的事。為教育而生的平臺,應該針對教育的特點去設計、去優化,真正在為高效的課堂工具。

在懂懂筆記看來,未來疫情結束後,阿里釘釘或將回歸協同辦公,騰訊課堂依然專注線上教育平臺,清北網校既是技術平臺輸出者也將提供更多教育內容。

但不管怎樣,2020年初的這場“大練兵”都將為這些互聯網巨頭進一步佈局在線教育市場,打通了一個新的通路,通向更廣闊的未來。

—————————————————————————————————

多年財經媒體經歷,業內資深分析人士,圈中好友眾多,信息豐富,觀點獨到。

發佈各大自媒體平臺,覆蓋百萬讀者。

《小米生態鏈戰地筆記》、《微信思維》、《微信力量》三本暢銷書的作者。


分享到: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