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醫療隊值班醫生:每時每刻保存體力和氧氣

13日,記者請來深圳醫療隊隊長孟新科,請他講述在方艙醫院內的場景和上班經歷。他說,12日凌晨兩點,他帶領17名醫生進駐東西湖方艙醫院,這意味著他在一個班次裡將帶領4名醫生管理服務醫院B區386名病人。第一次面對這麼多的病人,第一次面對臨時的醫療場所,穿戴厚厚防護服,和很多醫生一樣,缺氧、頭痛是上班最大煩惱。


深圳醫療隊值班醫生:每時每刻保存體力和氧氣

深圳醫療隊隊長孟新科與工作人員交流。


12日晚上12點40分,孟新科從酒店出發,經歷20分鐘車程,抵達東西湖方艙醫院,在醫院門口臨時設置的帳篷內,經過13道穿衣消殺的通道之後,他和4名戰友進入病區。病區分病人區域和醫護人員區域,有一條通道隔開。


剛進醫院,一名護士因為走路太快,立即出現缺氧眩暈的狀態,出於安全考慮,孟新科讓護士在座椅上自行休息,一名醫生同樣也因為防護服內缺氧,出現不適,頭痛不已。沒有按照老辦法,將護目鏡戴在口罩之外,孟新科沒有出現護目鏡被霧氣瀰漫的狀態,依然清晰地可以看病歷,問詢病人狀況。


病區內依然劃分AB區,區分男女住院,病區門口放有飲水機,病人可以隨意去取水,休息區內安放了一排排上下鋪鐵床,上床存放衣物,下床供病人休息睡覺。病人的一日三餐,由護士送到病人手中。


剛開始,孟新科走路步步生風,不一會兒,就因為缺氧導致頭痛、頭暈,於是,立即停下來,找了一張椅子,閉目養神休息,休息五六分鐘後,感覺頭痛、頭暈症狀減緩,孟新科繼續工作,只是動作緩慢了很多。


深圳醫療隊值班醫生:每時每刻保存體力和氧氣


“頭一直有點暈暈的感覺,但是不嚴重。”孟新科說,相比另一位同事,他境遇好很多。那位同事頭痛一直延續到下班,凌晨六點,病房病人陸續起床,病區病人開始活動之後,孟新科感覺自己的狀態也好了許多。不過最煎熬卻是夜深之時,凌晨4點多,病區靜悄悄,偶爾有病人不適,還需要趕緊去診治。


事實上,孟新科第一次值班時候,3名病人出現狀況。一名病人血壓高居不下,一名病人高燒不退,還有一名病人也出現胸悶氣短狀態,都需要緊急處理。“這時候,心裡感覺還是有些緊張,就盼著時間早點過去,病人儘快好起來,一小時看時間幾十次,幾分鐘看一下。”孟新科說,那種感覺難以言表。


“盼著下班,盼著時間走快一點。”在醫護人員中,這是一句很常見的話,因為戴著護目鏡、穿著防護服走進醫院之後,少則半小時,多則3小時之後,醫護人員的眼睛已經被護目鏡內的汗水、霧氣瀰漫,很多時候,看不見東西,要依靠霧氣變成水珠,從護目鏡上流淌下來之後,留下的水痕看病人、病歷。每一個動作不敢太快,不敢太急,需要每時每刻保存體力和氧氣。“不要病人沒有倒下,我們倒下了。”


孟新科掐著手指頭計算,時間表裡,他們的工作時間只有6小時,實際上,從酒店出發,到從病區下班出來,他們每天工作時間至少9小時。


採訪札記


致敬最可愛的人


從深圳出發,到抵達武漢至今,我的眼裡經常莫名地湧現淚水,我的心裡經常被一些細微的動作感動,我的思緒經常不經意飛出腦海,飛向那座聳立的建築——武漢會客廳中國文化博覽中心,我的心裡知道,那裡有一群我關心的人,那裡有一群讓我敬重的人,他們是熱愛生命、頑強不屈的人,是英勇的戰士,他們是不屈的英雄。


他們,就是我們的醫生、護士和相關的工作人員,還有那些被病毒侵害的人。


當我們走近他們身邊,走進他們心裡,赫然發現,他們是最可愛的人。


耿直、坦率,認真、善良,奉獻、頑強,在他們的身上就像金子一樣閃爍著光芒。


有幾個小故事講述給大家。


12日晚上,深圳醫療隊的孟新科醫生在東西湖方艙醫院B區值班時,一名護士因為缺氧一直難受,在辦公桌邊休息,每過十分鐘,他就過去問一遍,你好點沒有?一遍、兩遍、三遍直到三四個小時後。


東莞醫療隊的王浩在醫院A艙D區值班,檢查病人的時候,一名30餘歲的患者詢問檢查結果,說著說著,突然就哭了,她曾是一名護士,因為感染而住院治療,希望自己早日康復,還可以加入抗疫隊伍一起戰鬥。


廣東醫療隊領隊隊長向鏡芬每天走在醫院、酒店的路上,醫生、護士工作的設施、設備,生活起居的水桶、掛鉤,安全防護,事無鉅細,無一不是帶領著護理組長師清蓮、醫療組長王磊,落實到位,每天督促院感組嚴查每一名隊員的防護措施;師清蓮衝在一線,督促護理組人人自覺,調整心態,善於聆聽病人講述,疏導病人心情;王磊整裝上陣,一再鼓舞醫生,不懼艱難,挑戰困苦。“嚴防死守,堅持零感染,零差錯,零意外”,每次這樣強調的時候,使命與責任,就在向鏡芬和每一名隊員的肩上。


唐光明 於武漢金銀湖畔

2020年2月13日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