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賦予誰,小辮兒張雲雷——活該紅的張雲雷


前些日子,在德雲社的一組宣傳照中,真正見識了“國風美少年”。“看了小辮兒,終於知道為什麼古代那麼多大戶小姐都跟唱戲的私奔了。”

一·人如玉的陌上公子有一副好嗓子 這個年頭,專靠顏值的已經火不了多久了,何況是向來靠功夫吃飯的相聲演員。 正唱,歪唱,太平歌詞,北京小曲兒,京劇,評劇,京韻大鼓,河北梆子,河南墜子,蓮花落…… 不止相聲演員的太平歌詞,只要是曲兒,不管是唱是學,都能信手拈來還雙眼發光。

從大柵欄小園子裡合唱《探清水河》到2018年的北展專場2700人合唱《乾坤帶》,再到哈爾濱德雲社合唱《鎖麟囊》。 二爺的粉絲,爭著搶著把角兒唱過的曲兒都學會。 戊戌年的“綱絲節”,返場環節,和師父同場的小辮兒,仍然“上貨”不停,老郭調侃著,“相聲說到這個份兒上,張雲雷你也算欺了祖了。”


二·翩翩小辮兒捧得起也不懈怠 郭老闆捧過的人,不多,但也絕不是一個兩個。 不是每一個人都能成角兒,即使是從小作為德雲社唱戲的“教材”,“少年太平歌詞老藝術家”張雲雷也在不停的給所有人驚喜。 跟師父同臺時候的《鎖麟囊》看喜了郭德綱,也把聽起來更生澀的京劇,帶進了“德雲女孩”的“作業單”。

郭老闆說,“張雲雷為了中國傳統藝術也是費了大勁了。” 願意捧著自己角兒的“二奶奶”把小辮兒唱過的曲子聽了一遍又一遍,從北京小曲兒到太平歌詞,從街巷吆喝到京評梆曲,除了個人崇拜,張雲雷真的用醇厚唱腔把傳統藝術帶到了年輕人的心裡。

三·千帆歷盡的少年苦盡甘來 年少離家學藝的苦,大概已經不算什麼了。 張雲雷說,最少的一次,說過只有兩位觀眾的相聲。 曾經聽得最淚目的一句話,有一次老郭解釋了張雲雷叫小辮兒的原因,“小時候家裡疼他,給留了一個長生辮兒。不大點兒的時候跟在後面跑,人家都喊他小辮兒。”——同樣都是從小疼大的孩子,好不容易學藝成了還沒到大紅大紫,就從南京掉下來了,不知道當時緊緊扒住站臺卻沒等來搭檔的小辮兒得有多絕望。


郭德綱說,“這行業從來也沒有因為哪個小孩長得好看就紅透了天了,對於張雲雷來說,也不能因為孩子長得順溜就如何如何啊。” 該經歷過的都經歷過了,歷盡千帆的小辮兒帶著更好的自己和更好的九郎,終於歸來。

四·明理的角兒,活該紅的張雲雷 從三慶園事件中張雲雷的迴應,開始真正被圈粉。這大概是為數不多能因為道理訓粉的人,18年的濟南專場上,因為大鬧三慶園的事件,張雲雷站在臺上,對所有的觀眾說,“我知道你們愛我,想看我演出,但是第一,三慶需要下班,不能影響別人工作,第二,三慶園在前門大柵欄,大柵欄離哪裡最近你們明白吧,

真出了事兒,追究的不是你們,也不是三慶,而是我張雲雷,真惹出事兒來給我封殺一年,你們一年都見不到我,一年你們都看不見我,知不知道?錯了沒有?!” 我們見得多了寵粉沒了天際的偶像,但是張雲雷不一樣。 他知道粉絲的行為必須自己負責,因為內心不安,願意加演兩場,想跟小園子的老觀眾共同度過五週年。


同時也相信,粉絲們是懂道理的,他願意向所有人解釋,把事情說明白,而不是甩下一紙冷冰冰的證明,然後看著事件一次次的重演,愈演愈烈。 郭德綱笑評,“張雲雷,你就是個邪教。” 站在哈爾濱德雲社的角兒,問粉絲為什麼買黃牛票,答應了粉絲會想辦法協調更大的場次,答應粉絲親自搶一下自己演出的票。 連對待粉絲都能擺事實講道理,明德講理的角兒,活該在傳統藝術不那麼復甦的時代,紅透了相聲界的天。

遍地流量的年代,小辮兒張雲雷帶著傳統藝術,“平”了一眾年輕人的心,小園子大劇場,京評梆曲接的最齊,口號最響: 德雲八隊,一統江湖。 號令天下,誰敢不從。 願吾教主,壽與天齊。


分享到: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