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醜女喝下毒藥萬念俱灰,不料竟激活了體內的萬能醫療系統

故事:醜女喝下毒藥萬念俱灰,不料竟激活了體內的萬能醫療系統

“咳咳,不好意思打擾一下,剛才你們嘴裡那個醜八怪……說的是我麼?”

  “嚇!”香草和芍藥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大跳。

  猛的轉過頭去,只見病榻的垂簾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勾了起來,她們嘴裡的醜八怪正探出半顆腦袋,瞪著一雙大眼睛,無辜的望著她們。

  香草臉色驟變,一滴冷汗瞬間滑落:這個賤人什麼時候醒來的?剛才她們的對話,她又聽了多少?

  倒是芍藥臉上只是僵了僵,連忙笑著湊了上去,不著痕跡的將話題給轉開了:“哪能啊?王妃您昏睡了小半天,一定是做夢了。我跟香草一直在邊上服侍著,什麼也沒說啊!”

  說完,芍藥朝著香草使了個眼色。

  香草會意,一邊附和一邊將手邊涼了的湯藥端到洛云溪的嘴邊:“王妃,趕緊把藥喝了吧?”

  百年人參?

  明明是補藥,卻有一股子淡淡的腥味兒,明顯就是有人在裡面加了料。

  洛云溪心中冷笑,面上卻故作柔弱的蹙眉:“放著吧,我待會兒再喝。”

  香草哪裡肯?

  她有些不耐煩的將湯藥又往洛云溪唇邊送了些,語氣生硬:“王妃奴婢勸您還是喝了吧,不然王爺回來可要不高興了!”

  一提起那個冷血到幾近變態的王爺,洛云溪背脊就升起一股涼意。

  這兩個丫鬟這麼理直氣壯的給自己喂藥,莫非是那個冷血王爺授意的?

  不砍自己的雙手,是為了用這毒藥毒死自己?

  不好意思,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們還當真打錯算盤了。

  想到這裡,洛云溪面上故意露出一絲害怕,連忙將藥盅接了過來,仰首便將那烏黑的藥汁喝的一滴不剩:“王、王爺呢?”

  望著空空如也的藥盅,兩個丫鬟相視一笑。

  “既然喝了藥,王妃好好休息。奴婢就不打擾了,晚上煎好了藥奴婢再送過來!至於王爺,託王妃的福,被閔王爺一狀告到皇上面前,這會兒正在宮裡善後呢!”

  冷冷的嘲諷了兩句,香草和芍藥連敷衍的禮數都免了,直接轉身走了。

  直到她們的腳步聲遠的再也聽不到,鬆了一口氣的洛云溪才一把掀開了被褥,下了床。

  剛才她喝下去的藥裡面加的是瀉元氣的藥,一時半會兒對身體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她現在比較擔心的是另外一個問題。

  緩步走到了梳妝檯的銅鏡邊上坐下,銅鏡裡面,倒映出來的是一張面黃肌瘦的小臉,額頭上的傷口被紗布包裹住了。她腦袋微微一偏,右臉上赫然出現一大塊深紫色蜘蛛斑叫她傻了眼。

  她皮膚很白,所以那凹凸不平的毒斑看上去越發的觸目驚心。

  難怪閔玉綺說她不自量力;

  難怪九王爺說她糟蹋了那一身嫁衣;

  難怪連那兩個丫鬟都說她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的醜八怪……

  設身處地的想,如果自己是個男人,看到滿臉毒斑的女人對自己表白,恐怕也會毫不留情的拒絕吧!

  就在洛云溪暗自吐槽的時候,她腦海深處響起了一個熟悉的溫柔女聲:“毒素提示。”

  一陣狂喜瞬間湧上洛云溪的心頭:這不是當初中情局最新研發的萬能醫療系統嗎?

  這套系統相當於一個智能空間,能夠植入醫生的雙手,由醫生的大腦神經直接控制。空間裡儲存了全世界現存所有醫學數據,只要一接觸病患,系統就會自動啟動。

  洛云溪萬萬沒有想到,她穿越過來,竟然將這一套萬能的醫療系統也給帶了過來。

  “老天爺總算是還給我留了一條生路。”

  洛云溪斂神,將手緩緩拂過右臉,將數據掃入程序,不一會兒腦海裡就有了迴應:“蜘蛛斑,毒素潛伏期十年以上,發於淺表,服用解毒丸即可。”

  平時常駐部隊的她經常會跟著那些特工出沒於深山老林,所以醫療系統裡面都會儲備萬能的解毒丸。

  只是……十年?

  聽到這個數字的時候,洛云溪還是忍不住挑了挑眉頭:這個原主不過是十五六歲的年紀,可這毒素卻在體內待了十餘年——

  到底是誰,竟然對一個那麼小的孩子下毒?

  這筆賬,她洛云溪替原主記下了,遲到都會清算。現在,她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幹——

  某個念頭剛起,洛云溪的肚子就不爭氣的“咕嚕”一聲響。

  好吧,穿越過來到現在她滴米未進,她實在是餓的不行,她必須得先出去找點吃的來祭奠一下五臟廟了。

  堂堂一個相府三小姐,不但面黃肌瘦,還連個貼身丫鬟都沒有,一看就知道在孃家也不受待見。洛云溪拍了拍自己的肚皮,“放心吧,既然佔了你的身子,自然會讓你過上好日子。”

  說完這話,她從醫療系統裡面拿出一顆解毒丸吃了下去,又備了一些常用的毒粉在身邊。換了一套便裝之後,這才推門走了出去。

  只不過,她腳下的步子才剛剛抬起,突然耳後一道冷風,緊接著,便有一把冰冷的劍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洛云溪?”

  身後的男子聲音帶著濃濃的怒氣。

  洛云溪眼珠子轉了轉,“這位大俠,不管你是劫財還是劫色咱們都好商量,有話好好說,不要動刀嘛——”

  她的話還沒說完,便感覺肩上的刀柄一重:“你是不是洛云溪!”

  洛云溪乾脆挺直了腰板,轉過身來。她對上的,竟然是一張跟閔玉綺有八分相似的臉:“你是閔親王府的人?”

  閔玉堂一張清俊的臉上鐵青一片,“既然你知道我是誰,那也應該知道我是來做什麼的!”

  洛云溪知道閔玉綺的事兒沒這麼容易了結,只是沒想到他們來的這麼快。

  她伸手,輕輕伸手將脖子上的劍鋒往外推了一寸。這刀鋒挨著的是大動脈,很危險的好不好。

  抬眸看向閔玉堂,洛云溪反而冷靜了下來:“我可以跟你走,但是走之前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分享到:


相關文章: